法制網首頁>>
法學>>
多元糾紛解決機制的集約化管理改革構想
發布時間:2020-02-19 15:46 星期三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彭何利


我國自2004年啟動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以來,各類解紛資源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調動,從而成為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基礎。在十九屆四中全會勾畫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之后,當前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存在的統籌規劃欠缺、資源配置不均衡、專業人才供給不足、管理標準不統一、跨地區跨部門溝通不暢等問題凸顯出來,這必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各種糾紛解決機制的綜合配套,更是成為制約社會治理能力的重要因素。


筆者認為,解決這些問題的一項重要的指導原則,便是對矛盾糾紛化解工作的集約化管理。這就是說,在最大程度激發糾紛解決機制的各種要素省略的同時,還應當在管理方面走集約化的道路,統一配置解紛機制中的人力、物力、財力、管理等要素,同時降低成本、高效管理,使社會治理能力在無形中得到提高。具體可以考慮五項措施:


第一,設立兩級集約化管理中心,實現解紛資源統籌規劃。多元糾紛解決機制改革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機制的實施涉及法院、行政機關、司法行政部門、行業組織、基層組織、社會力量、仲裁機構等。在以往的改革中,最高人民法院一直是主要推動者,但在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下,法院一家已難以承擔完成這項任務。由于各種糾紛解決機制涉及多個領域、多類主體、各個階段、多種方式、多種效力,按照十九屆四中全會確定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的社會治理新體系的部署,建議在中央一級和省一級分別設立專門機構,負責國家所有解紛工作的統籌規劃、制度建設、協調指導、監督考核等工作,對全國和省級的多元解紛工作實行集約化管理。這一機構可以與司法部(廳、局)合署辦公。


第二,建立“一體化”的專業管理機制,讓解紛工作更符合其自身規律。除訴訟方式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還包括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行業調解、商事調解、商事仲裁、勞動仲裁等多種方式。其中多數機制已與法院做好了“訴非銜接”,但絕大多數工作仍由各自獨立完成。在“訴非銜接”的初始階段,法院承擔了統一協調的工作,但實踐表明這種做法缺乏可持續性。要想讓各種機制充分發揮作用,除了法院提供最低的司法保障外,必須建立兩級集約化管理中心統籌下的“專業一體化”管理平臺,發揮各種解紛渠道各自的優勢和特點,完成解決糾紛的使命。


第三,建立解紛專業隊伍,實現人才的集約化管理。糾紛解決與行政管理這兩種工作存在重大區別,對專門知識和技能的要求有很大不同。最高人民法院和其他相關機構對于解紛人員都分別提出了較高的專業要求,人民調解、商事調解、律師調解、特邀調解等各種糾紛解決渠道都需要訓練有素、經驗豐富的解紛人員加以主導。因此,在有關領導機關的統籌協調下,建議建立全國或各省統一的解紛人員資質標準,舉辦糾紛解決技能方面的專業培訓,在大學里開設糾紛解決或沖突管理之類的專業,整合專業階段,培養專業人才。


第四,加大財政支持力度,對經費進行集約化管理。糾紛解決需要各方面的資源投入,這便是糾紛解決的成本。除了政府加大購買服務力度、加大對公共服務的投入外,還要注意從社會、民間、市場挖掘經費來源,并對經費進行集約化管理,提高經費使用效率。但在當前解紛市場、社會自治尚未發育成熟的情況下,可能更多地需要加大財政的支持力度并完善相應的經費管理機制。


第五,打造集約化信息技術數據平臺,實現資源共享。近年來,信息化技術在互聯網司法、在線調解、遠程立案等方面得到充分應用,并在國際上有不少領先之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的意見》規定,要打造集約化信息平臺,推動智能化訴訟服務中心的建設,建立共享信息平臺,實現多元糾紛解決體系內外的共享與交換。解紛信息平臺的建立可以快速聯通不同平臺與部門,使多元糾紛解決機制的管理從分散轉向集約、從封閉轉向公開,既可以實現人才共享,也使經費使用效率更高,管理更加透明。(作者單位:西安交通大學法學院)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