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財經>>
中央一號文件提出開展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
全民職業傷害保障制度亟待建立
發布時間:2020-02-19 12:38 星期三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磊


“開展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

在近日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抓好“三農”領域重點工作確保如期實現全面小康的意見》(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中,中央首次提出這一表述。

近年來,隨著科技的發展,以平臺經濟、共享經濟為代表的新業態催生了大量新的就業形態,成為農民工就業的主渠道,例如快遞、外賣等從業人員,但他們也屬于職業傷害易發多發人群,對職業傷害保障需求十分迫切。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新業態從業者的職業傷害保障問題,彰顯了解決問題的急迫性和重要性。因此,亟待建立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制度,為這個群體提供必要的職業安全保障,同時以此為契機構建全民職業傷害保障制度。

中央開展試點工作

破解職業傷害難題


張平是一名在北京送快遞的“90后”,時常苦惱于在送快遞的過程中受傷,“我受傷了,肯定沒人管”。

北京一家小型物流公司承包了某片區的兩家快遞公司的送件業務,張平的職責是把這些快遞送到客戶手中。

張平與公司負責人達成的口頭協議是:按件計酬,送一單快遞收取1.2元或者1.5元,每月通過微信或支付寶賬戶結算。

有一次,張平在送快遞時與一輛轎車發生碰撞,但他只能自己負責,“公司肯定不會管,自己也沒有參加工傷保險”。

像張平這樣的勞動者,只是我國眾多新業態從業人員的一個縮影。

今年1月2日,國家郵政局主管的中國郵政快遞報社發布《2019年全國快遞從業人員職業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快遞員總數量在2018年時已經突破300萬人。

將視野擴大至滴滴司機、外賣騎手、家政阿姨等共享經濟服務提供者,這一群體的數量更為龐大。

“這個群體一方面多發職業傷害,另一方面缺失社會保障,問題十分突出又亟待解決。”中國醫療保險研究會工傷保險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黃樂平說。

黃樂平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新業態的優勢是勞動者就業方式靈活,隨著從業人員的規模不斷擴大,新業態逐漸成為農民工就業的主渠道,但由此也帶來了一個不可忽視的社會問題,那就是這個群體是否與用工單位存在勞動關系界定不明,導致他們中的多數沒有社會保障,尤其是職業傷害方面的保障。

令人欣慰的是,這個問題已經被列入中央的議事日程。

近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抓好“三農”領域重點工作確保如期實現全面小康的意見》(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對外公布。中央明確提出,開展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副教授喬慶梅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稱,中央一號文件將新業態從業者的職業傷害保障問題提出來,說明這一問題解決的急迫性和重要性。

“中央一號文件強調開展職業傷害保障試點工作,旨在破解新業態從業人員沒有工傷保險的職業傷害補償問題,為這個群體提供必要的職業安全保障。”黃樂平說。

勞動關系界定不明

保障制度一直缺位


近年來,以平臺經濟、共享經濟為代表的新業態,在促進就業數量增長的同時,也催生了大量新的就業形態,比如去雇主化、平臺化、點對點的就業模式。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天玉看來,不能把與互聯網相關的用工都稱為新業態。真正意義上的新業態是借助網絡技術,一名勞動者拿著手機在平臺上下載一個App,就可以從事一項工作,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休息,這是真正意義上的新業態。

王天玉對《法制日報》記者稱,隨著這種靈活的工作方式呈現規模化,進而形成新業態就業浪潮,但由于國家制度安排沒有跟上,社會風險隨之產生,這種風險體現在新業態就業人員身上,就是職業傷害風險。

近日,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發布《新業態從業人員勞動權益保護——北京地區快遞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護調研報告(2019)》,披露了網約車司機、快遞員、外賣員等遭遇的職業傷害風險。

調研發現,以眾包形態出現的網約工,如眾包外賣騎手和同城速遞員,通常是自行注冊App,通過平臺簽訂電子眾包服務協議,然后開始從事相關業務,他們普遍缺乏實體機構的管理。

在調研的107名眾包騎手中,有47%同時為多家平臺送餐。眾包騎手多是兼職,也就是同時在幾家平臺上都有工作,所以很難認定與某一家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

“眾包用工替代傳統的勞動關系用工,成為當前主要的用工方式,這使得平臺經濟的用工更加靈活、呈現去勞動關系化的特點。”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研究員郝正新說。

調研還發現,受訪勞動者面臨的事故風險中,交通事故成為首要的事故因素,占比為87%;并列第二的是“第三人人身傷害”和“其他意外事故”,占比均為37%。

“受訪勞動者中,約有33%的人在工作中受過傷。其中,78%的人是因為交通事故受傷。”調研報告稱。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工傷保險司就新業態從業人員社會保障問題也開展了專項調研,發現快遞(配送)、外賣等從業人員屬于職業傷害易發多發人群,對職業傷害保障需求十分迫切。

對于新業態從業人員遭遇的職業傷害,為何遲遲沒有制度加以保障?

“究其根源,就在于新業態下的從業人員與用工單位是否構成勞動關系,暫無定論。”黃樂平說。

王天玉發現,新業態從業人員的勞動自主性很強,不同于傳統勞動關系須存在從屬性特點,所以不是現行工傷保險能夠涵蓋的范疇,難以納入現行工傷保險制度,解決他們的職業傷害風險。

“新的生產方式催生新的勞動形式,必須著眼新的制度保障方式,應該以此為契機,探索我國的職業傷害保障制度。”王天玉說。

重新進行頂層設計

不與勞動關系掛鉤


隨著我國新業態從業人員規模的擴大,制度探索已經開始。

2019年8月1日,經國務院同意,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促進平臺經濟規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科學合理界定平臺責任”,包括明確平臺在“勞動者權益保護等方面的相應責任”。

根據這份“指導意見”,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負責“抓緊研究完善平臺企業用工和靈活就業等從業人員社保政策,開展職業傷害保障試點,積極推進全民參保計劃,引導更多平臺從業人員參保”。

王天玉發現,這里面的新提法非常值得關注,比如“開展職業傷害保障試點”“積極推進全民參保計劃”。隨著勞動方式、工作方式發生變化,可以預測的是,一種區別于現行工傷保險制度的全民職業傷害保障制度將是一種必然。

2019年12月10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財政部、農業農村部印發《關于進一步推動返鄉入鄉創業工作的意見》,其中在“健全社會保險和社會救助機制”部分提出,開展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

如今,“開展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被寫入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作為中共中央、國務院的一項部署。

黃樂平建議,接下來,期待國務院及其相關職能部門盡快將新業態從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相關立法工作納入立法計劃。鑒于新業態從業人員人數多、收入低,常常從事風險較高的工作,需要強制性的工作傷害保險來為他們提供職業安全保障。鑒于在現有的社會保險制度框架之下,新業態從業人員納入工傷保險體系存在制度障礙和操作難題,因此有必要進行制度創新。

“建立由政府主導的特別工傷保險(職業傷害險),參照工傷保險以支定收的原則,實行獨立核算。特別工傷保險(職業傷害險)不與勞動關系掛鉤,更不以勞動關系為前提。”黃樂平說。

喬慶梅認為,建立新業態從業人員的職業傷害保障,應當重新對工傷保險制度進行頂層設計,“打破現行將勞動關系作為工傷保險參保與否的標準,也就是說,工傷保險應該去勞動關系化”。

“時至今日,《工傷保險條例》已經不適合產業結構、經濟結構調整而帶來的職業結構的變化,從而也不適應新形勢下職業傷害風險保障的需要。”喬慶梅說。

在喬慶梅看來,工傷保險制度應著眼于為所有勞動者提供職業傷害風險保障,即對任何勞動者而言,不管其職業性質如何、就業方式如何,他們因工作原因導致的傷害,應當享受到工傷保險的保障。

“當然,新業態從業者也存在多種就業方式、多種行業,在工傷保險實施過程中不能搞‘一刀切’,應當研究分析各類從業者的職業特點、工作方式、職業風險特征,合理確定諸如工傷保險費繳費基數、待遇水平等。”喬慶梅說。


責任編輯:王婧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