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
桑德克哨所:我們的堅守,我們的幸福
發布時間:2020-02-14 11:12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天光微亮,曠野之上,一縷炊煙從一間小房子內升騰而起。

桑德克哨所正經歷著一年中最寒冷的時候,那縷白色炊煙剛剛接觸到冷空氣便消散不見。而留在屋內的水汽正氤氳在廚房里,顯出一份冬日的溫馨。

水汽中,張正美和兒媳正張羅著做早飯。隔壁屋里,馬軍武打開電視調到新聞頻道:“截至目前,全國共報告確診病例……”

“老馬,待會記得把口罩戴著!”張正美大聲地說。

“知道了。”馬軍武喝了口熱水,應了一聲。

大年初十,位于祖國西北角上的桑德克哨所,在馬軍武和張正美夫婦的對話里又開始了平常的一天。

吃過早飯,馬軍武穿好棉衣、戴好護具,和往常一樣去巡邊。不同的是,這次他必須戴口罩才能出門。當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即使生活在遙遠的邊疆,他倆依舊不能馬虎。

同樣,他倆不能馬虎的還有巡邊這件事。即使在特殊的抗疫時刻,許多網友在朋友圈里自嘲“躺在家里也是為國家做貢獻”,馬軍武夫婦依然雷打不動地堅守在護邊崗位上。

對他們夫妻倆來說,桑德克哨所承載著他們一生的堅守,而這份堅守也帶給他們別樣的幸福。

這是他倆在哨所一起度過的第28個漫長冬季

今天午飯,張正美依舊選擇包餃子。

踩著雪,張正美從菜窖抱出了他們自己種的大白菜。不一會兒,廚房里便傳來節奏感十足的剁餡兒聲。馬軍武和張正美都是山東人,愛吃餃子。在張正美心里,餃子不僅是“一切皆可包”的食物,也是家庭和美的象征。

“兩個人在一起過日子,溝通和包容很重要。”張正美一邊和面,一邊向記者講述著她與馬軍武28年婚姻美滿的“秘訣”。突然,張正美想起了啥,停下了手里的活兒,抬頭看著記者說:“在這地方,吵架都找不著一個拉架的!”說完,她爽朗的笑聲回蕩在這間小房子里。

年輕時,馬軍武和張正美雖然同在185團場,相互卻不認識。1991年,兩人經介紹相親,當時張正美的心里并未泛起漣漪。后來,張正美母親生病了,馬軍武每次到張正美家,總是把自行車一撂,便挽起袖子給張正美家的小菜地除草掐秧。

“我看這小伙子不錯!老實,踏實!”張正美父親的一句話,算是給女兒吃了定心丸。沒過多久,張正美和馬軍武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結婚了。

雖然身處邊疆,馬軍武和張正美卻選擇了當時最流行的結婚方式——旅行。幾乎從沒離開過團場的他們,“去了趟大城市烏魯木齊”。那時,路途遙遠,交通不便,從185團到烏魯木齊要走上整整兩天。能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讓這對年輕夫妻興奮不已。

客廳里,至今還擺放著一張兩人在烏魯木齊拍攝的婚紗照。照片已有些斑駁,但兩人甜蜜的笑容依舊清晰。28年過去了,馬軍武和張正美再沒拍過一張“像樣的合影”,這張充滿了年代感的婚紗照,也成了張正美在那趟旅行中最甜蜜的收獲。

從烏魯木齊回來,張正美正式成為了桑德克哨所的“女主人”,馬軍武結束了一個人的孤寂,兩個人開始相依相伴的堅守。

又見界河冰封、大雪紛飛,這是他倆在哨所一起度過的第28個漫長冬季。冬季巡邏的艱難,常人是難以想象的,此刻,陽光明媚,外面一片潔白宛若童話世界,可真要在這萬籟俱寂的雪野巡邏,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這天,夜幕降臨,馬軍武和張正美穿好大衣,拿著手電一前一后走出了家門。

四周一片寂靜,靜得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一上路,馬軍武習慣性地牽起張正美的手。生活在都市的人們浪漫地說,在雪落時一直走,走著走著就白了頭。馬軍武夫婦經歷了無數次這樣“走到白頭”,但對他們來說,這“浪漫”是因為肩頭的護邊責任。

有一次,馬軍武到外地開會。那天晚上,哨所的電話突然響了:有情況!需要到瞭望塔上觀察。獨自在家的張正美掛斷電話,披上衣服、拿上手電,壯著膽子走進漆黑如墨的夜色里。手電一開,照在瞭望塔的階梯上,張正美深吸一口氣,撥通了馬軍武的電話。

那晚,馬軍武不知說了多少個“小心點”,直到后來電話里只剩下張正美攀爬塔架時“呼呼”的喘氣聲。兩人誰都沒有再說話,但這無言的陪伴卻是張正美黑暗中最大的支撐。

張正美很少在馬軍武面前抱怨什么。可那一晚瞭望歸來,張正美在日記里寫下“軍武開會不在,我真的害怕”,那是她為數不多的“示弱”。那次之后,凡是需要到外地開會的事,馬軍武能推則推,推不開的也必定速去速回。

馬軍武沉默少言,張正美快人快語。張正美以一種爽朗的語氣講述自己當年的害怕,馬軍武在一旁憨憨地笑著,滿眼溫柔地望著妻子。

網絡上流行一句話: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眼前這對夫婦,用他們的前半生詮釋著這句話在現實里的意義,也讓我們看到了他們彼此相依的浪漫。

“我又給你拿回一枚獎章”

一年四季,循環往復。落葉流水見證了馬軍武和張正美從“小兩口”變成了“老兩口”。

春天,冰雪消融,河水暴漲。馬軍武和張正美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河堤上行走。多年護邊的經驗讓馬軍武對河水的變化極其敏感,張正美總是默默跟在丈夫身后,觀察丈夫的一言一行。這是一份難得的默契——張正美總會在馬軍武開口之前,將目光迎上去或者遞給他一樣工具。

夏天,對馬軍武夫婦來說是最難熬的。蚊蟲肆虐,張正美每次出去巡邏不得不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而馬軍武則說自己被咬習慣了,巡邏一趟回來,臉上總會多幾個包。

秋天,阿勒泰地區迎來一年中最美麗的季節。紅色、黃色、綠色……豐富的色彩像是打翻了調色盤。這也是馬軍武和張正美最愛的季節。行走在風景里,身著迷彩的他們也宛如一道風景,遠遠看去,好似一張油畫一般……

馬軍武不算是個浪漫的人,但每次出遠門都會買點小禮物給張正美。2019年,馬軍武受邀參加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國宴,把面前的水蜜桃帶回了住處,拍給張正美看。

那一回,張正美身體不適需要手術,馬軍武又必須去參加一個表彰會。坐在會場里,馬軍武不住地看時間,時鐘滴答滴答,一下下撞擊著他的心。

會議結束,馬軍武拎著包就往回趕。趕到醫院,張正美剛剛做完手術還處于半昏迷狀態。馬軍武心疼地抓著張正美的手,輕輕叫著她的小名:“玉蓮,玉蓮……”

張正美在一聲聲呼喚中醒了,馬軍武的眉頭也舒展開來。這時,馬軍武說了一句把周圍人都逗樂的話:“你看,我又給你拿回一枚獎章。”

張正美抬眼看看掛在他胸前亮閃閃的獎章,輕聲地回道:“哼,又把衣服戳了個小窟窿。”

初聽這個故事,我們都開玩笑說馬軍武是個“鋼鐵直男”。但細細品味,這卻是他們夫妻二人多年相處的情感默契,是現代年輕情侶追求的“三觀相合”,是屬于這對中國傳統夫妻的浪漫與“小確幸”。

“等我再也挑不動界河水的時候……”

見到馬軍武和張正美之前,記者預想了種種開場白。可真走進他們的院子,坐在他們的家里,你會發現,在馬軍武和張正美身上,似乎有種天然的親和力。他們樸實的笑容,會讓人自然放松下來。

那年,有一位70多歲的上海老人在家人的攙扶下來到這里。老人仔細地打量著各處,走進展覽館的瞬間,老人失聲痛哭。

張正美對這件事印象極為深刻。那一天,她沒有勸阻,而是在一旁靜靜等待著。哭聲漸止,老人望望穿著迷彩服的張正美,用顫抖的聲音說:“難為你們了,這么多年還守在這里……”

張正美不知道老人的身上發生過怎樣的故事,但有一點她明白,這位老人一定在這里度過了極其難忘的青春歲月。

張正美的心里還藏著一名年輕士兵的眼淚。

這里常被邊防官兵作為交接哨的地點。如果接哨的沒有來,剛剛完成任務的官兵就會到馬軍武家歇歇腳。每到這時,馬軍武和張正美都會把家里好吃的東西拿出來給這些“年輕的小娃娃”。臨走時,張正美也一定要在每個人的口袋里再塞一個雞蛋。

那一次,一隊巡邏官兵在他們家中歇腳,一名湖北籍的小戰士悄悄躲進了廚房。細心的張正美悄悄跟了過來,小聲地問:“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小戰士一聽到張正美的聲音,急忙轉身,邊轉身邊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報告張阿姨,我今年18了。”

張正美沒有過多追問,只是看著眼前這個眼眶發紅的戰士,滿是心疼。張正美走過去,拍拍小戰士的肩:“有時間要多給媽媽打打電話。”

在馬軍武和張正美的哨所里,收藏著許許多多的戍邊故事。最讓他們感到珍貴的,便是小戰士這晶瑩的淚。他們覺得,這是最真實的情感表達。

2019年,馬軍武和張正美都過了知天命的年紀。這一年,在他們家中也發生了一個變化——添丁,馬軍武和張正美當了爺爺奶奶。

瞅著桌上小孫子的照片,馬軍武滿臉笑容。因為護邊工作,他無法常到北屯市的兒子家去看望小孫子。兒子和兒媳要上班,張正美便暫時住在兒子家,幫忙照看孩子。于是,每天和張正美接通微信視頻看看小孫子,成了馬軍武最大的樂趣。而在這之前,他幾乎不用微信。如今巡邊歸來,看看視頻里小孫子可愛的模樣,馬軍武覺得“天倫之樂大概就是這個味道”。

今年春節,馬軍武的兒子帶著妻兒一起來哨所團聚。這是馬軍武這個“大家”的第一次團聚,更是第一次春節團聚。

以往,馬軍武和張正美總是趕在大年三十下午回到團部的父母家,匆匆吃口年夜飯,馬軍武就騎上摩托車回到哨所。要是遇上糟糕的天氣,馬軍武就會提早一天把張正美送回去,獨自留在哨所守著。

沒有人真的喜歡孤獨。只是,當肩上扛著如山的責任,當心里裝著非凡的使命,他們就注定要與孤獨作伴。

2018年,馬軍武家的旁邊,蓋起了一棟二層小樓。小樓落成,上級增派了民兵輪流住在這里,加入馬軍武和張正美的巡邊隊伍。即便如此,除了外出開會,馬軍武依舊沒有離開過這里。

這里,有太多牽掛。

這些年,馬軍武和張正美去過最遠的地方除了北京,就是江西新余,那是為了給兒子張羅婚事。短短3天,與親家敲定完婚期,馬軍武夫婦便又匆匆趕回哨所,“那里離不開人的”。

“打算守到啥時候?”采訪即將結束,記者問。

“退休吧!”張正美先回答。

坐在一旁的馬軍武沒吭聲。沉默了幾秒鐘,他抬頭望向窗外的夜色,轉過頭來笑著說:“等我再也挑不動界河水的時候……”

“我家住在路盡頭,界碑就在房后頭,界河邊上種莊稼,邊境線上牧牛羊。”這是記者來到185團第一天就聽到的順口溜。兩天過去,記者終于明白了這段順口溜里藏著金子般的精神——歷盡艱辛而沉默不語,以最堅持的姿態守護著祖國最西北的一角。

匆匆逝去的日子不是流水,而是血脈;巡邊護邊的工作不是職業,而是生命。這是馬軍武和張正美的寫照,亦是所有兵團戍邊人的寫照。(記者孫偉帥 特約記者王傳峰 通訊員羅未來)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