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輿情監測>>
低齡未成年人惡性犯罪案件特征分析
發布時間:2019-12-16 12:49 星期一
來源:法制網

□ 法制網 彭曉月 王媛 尹斌

編者按:近年頻頻曝光的低齡未成年人惡性犯罪個案,引發公眾廣泛關注,圍繞著“要不要降低刑責年齡”等話題,輿論場出現激烈爭論,支持和反對的聲音隨處可見。當前正值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大修之際,公眾對此類案件保持高度的關注熱情。搜索發現,司法機關針對未成年人犯罪現狀的統計和分析多集中在年滿14周歲以上群體,對于未滿14周歲未成年人實施的惡性犯罪,則少有較為全面和系統的分析。因此,輿論對低齡未成年人犯罪相關的認知存在“刻板印象”和固化趨勢,比如“未成年人保護法是惡法”“未成年人犯罪不擔責”等。法制網輿情中心(ID:fzwyqzx)根據近五年來的公開報道,篩選出輿論關注度較高的26起低齡未成年人惡性犯罪案件,從案件背景、犯罪過程、處置情況三個層面展開多維度數據分析,試圖完整呈現這類犯罪類型的基本特征,為有關部門開展預防和治理工作提供參考。


【背景特征】


1.地域:貧困地區犯罪高發 湘桂川三省發案量位居前三


在26例研究樣本中,有23起案件發生在華中、華南、西南等地區的多個省份,且絕大多數為貧困、偏遠的農村、山區等。有3起案件發生于遼寧、寧夏和陜西等省。從曝光數量看,湖南、廣西和四川三省的發案率排名靠前(分別為7起、5起和4起),占比超案件總量的六成。特別是湖南省,相繼發生邵東3名少年弒師案、衡陽13歲少年錘殺父母案等多起刑事案件,案件性質之惡劣、情節之殘忍可謂駭人聽聞。此外,廣西13歲男孩韋某殺害同村4歲男童、四川達州13歲男孩持刀弒母案輿情熱度也較高。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統計樣本中,約有84.6%的案件發生在縣級及以下,其中又有68.2%的案件案發于各鎮、村、屯,這一定程度表明,基層行政地區的低齡未成年人犯罪預防治理的形勢更加嚴峻,更需有關部門重視。


2. 超四成案件遵循“熟人作案”定律 弒親案件輿情風險高


有專門研究發現,近60%的犯罪都是“熟人”所為(彼此較熟悉,曾經打過交道,有一定關系又不是十分密切的人),這一定律也適用于14周歲以下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經分析,有約42.3%的案件屬于親屬、鄰里、同學等“熟人作案”,比如湖北孝感女孩張某遭男同學黃某搶劫、云南昭通女孩范某用被子捂死鄰家2歲男童等。另外,受害人和加害人之間還存在一種“半熟人”社交關系(介于陌生人與熟人之間,不屬于自身社交固定的圈層范圍),比較典型的如江西12歲男孩將同村女童沉尸糞坑、湖南11歲男孩掐死同小區7歲女孩等。類似的案件共有7起,占比案件總數的26.9%。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弒親這種極端的惡性犯罪案件共5起(占比19.2%)。此類案件由于突破了公眾的常規情感認知,通常是一曝光就引爆輿情,政法機關(特別是公安)處置稍有不慎,可能刺激輿論情緒失控,卷入輿情的風險較高。


3. 近四成加害人有早期不良行為 干預矯正宜早不宜遲


很多現實案例中,低齡未成年人實施惡性犯罪行為之前,其外在行為軌跡并非“毫無預警”,而是早有征兆可循。此次收集的樣本中,有38.5%的案件加害人存在不良行為,主要表現在沉溺網絡游戲、吸煙吸毒、偷盜搶奪等。大連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童一案中,加害人蔡某甚至還有多次尾隨成年女性的“前科”。未成年人正處于身心發展關鍵期,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閱歷的擴展和思維方式的改變,身心發育未成熟的他們往往辨別是非、自我控制能力較弱,容易出現行為失調,人生觀、價值觀發生扭曲,如不及時引導,很容易就走上違法犯罪道路。


今年10月,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宋英輝、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發布了《未成年人保護與犯罪預防問題研究》報告。報告提出,網絡成癮容易引發未成年人社會認知出現偏差,危害其正常的心理、人格形成,甚至誘發違法犯罪。本文統計的案例中,23.1%的案例加害人有著沉迷網絡和手機游戲的情況。還有一些案件,低齡未成年人因為成績差而厭學甚至輟學,直接從學校過渡至社會,最后被社會上的壞人教唆拉攏實施犯罪,如此往復造成惡性循環。廣西發生的5起案件中,有2起案件就是加害人輟學后實施的。這說明,對于有早期不良行為傾向的低齡未成年人,相關部門必須提早介入干預,規避出現惡性刑事案件的可能。


4. “問題家庭”易造就“問題少年” 家庭環境建設需重視


“問題孩子”背后都有“問題家庭”的存在,絕大多數孩子誤入歧途也絕非偶然。據最高法數據報告顯示,在2016年-2018年三年間,全國法院審結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來自流動家庭、離異家庭、留守家庭、單親家庭、再婚家庭的未成年人排名前五,這充分說明上述家庭中的相關因素對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影響巨大,是開展未成年人犯罪家庭預防的重點。而這一結論在此次的研究案例中也能得到充分印證:26起案例中,涉嫌犯罪的未成年人來自留守家庭、單親家庭、服刑人員、流動人員家庭的案例分別為10起、3起、1起和1起,各自占比38.5%、11.5%、3.8%和3.8%。留守兒童家庭、父母一方或雙方服刑的家庭、過度溺愛家庭等,都可能極大刺激和影響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導致其心理畸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低齡惡性犯罪的未成年人本身也是“受害者”。


【犯罪特征】


當前低齡未成年人犯罪呈現出成人化、專業化趨勢,包括有預謀、作案前經過精心策劃和充分準備、作案后處理作案現場、掩蓋犯罪痕跡等,部分加害人還具備一定的反偵察“技巧”。此次統計的26起案例中,共12起案例符合上述特征。這些案例有的是預謀犯罪,如2016年發生在杭州一工廠職工宿舍的11歲男孩殺害7歲男童案,加害者因被受害者指認“偷錢”而懷恨在心,經過數次踩點觀察,選擇只有受害人獨自在家的時機,以肚子疼著急上廁所為借口,騙開門實施報復。


有8起案例存在拋尸、藏尸等情節。2019年發生大連的13歲男孩殺害10歲女童案中,加害者蔡某在作案后將女童尸體丟棄到小區綠化林,還多次前往受害者家中打探情況。還有一些案件,加害者為掩飾犯罪行為散布謠言誤導輿論。

......

(全文閱讀請參見《政法輿情》2019年第45期)

責任編輯:王千玉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