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廣角>>軍史文化>>
特別的禮物
發布時間:2020-04-01 16:41 星期三
來源:解放軍報


■王 昆


凌晨一點,杜麗娜在睡夢中被鬧鐘喚醒。上一次輪值時連續搶救了兩個病人,杜麗娜感到非常疲勞,睡了一覺似乎仍未恢復過來,她的胳膊依然酸痛。


杜麗娜是文職人員,曾經參加過援疆醫療扶貧和諸多部隊演訓任務,業務精湛,臨床經驗豐富。自從來到武漢,一向愛美的杜麗娜漸漸“邋遢”起來。在這個院區,軍隊醫護人員參與救治的病人體量大,任務繁重。在班上需要爭分奪秒,回到宿舍后,每一秒的休息都是無比珍貴的。


匆匆洗了一把臉,杜麗娜便抓起軍用挎包向樓下沖去。在這個每天都要背著的挎包里,今天“藏”著一個特殊的禮物,那是送給33床董爺爺的。董爺爺是一個特殊的病人,雖然愿意配合醫生治療,但就是不愿說話。


凌晨兩點,通勤車里坐滿了輪值人員。雖然春天的花朵已開遍每個角落,但武漢的夜晚卻依然很冷。車廂里很安靜,大多數人都微閉著眼睛休息。


杜麗娜的工作“陣地”在感染二科,穿上防護服進入“紅區”,與上一班次隊友交接完畢后,杜麗娜所在的護理小組開始分工。根據上一班交接時的任務提示,感染二科47名患者需要復查心肌酶。為了增加治愈率、降低死亡率,各項工作推進很快,每項工作必須限時完成,而且要毫無差錯。


為了加大一線醫護人員的健康保障,醫院實施了更為合理的輪值制度和作息時間,每個人都必須高效而且竭盡所能。只有這樣,才能最及時地拿到監測數據,進行對癥治療。


因長時間被防護服包裹,高強度的工作下身體開始出汗,護目鏡被霧珠覆蓋,影響視線,增加了抽血難度。


在給一位老大爺抽血時,業務熟練的杜麗娜竟然未能“一針見血”,杜麗娜內心愧疚連忙道歉。那位老大爺有點耳背,說話聲音很高:“姑娘,沒有什么對不起,是大爺我的血管不好,你們那么遠來支援我們武漢,我們只有深深的感激。來,姑娘,繼續吧!”老大爺話音剛落,回血即出。


杜麗娜所在的病區以老年人為主,基礎病多,語言溝通有較大障礙,很多病患溝通起來特別難,需要想盡各種辦法。90歲高齡的趙奶奶說著一口地道的武漢方言,加上聽力不太好,雙方溝通起來好像在打啞謎。杜麗娜靈機一動,發現隔壁床六十多歲的阿姨既能聽懂普通話又會說方言,于是邀請她擔當翻譯,著急了自己還模仿說幾句,趙奶奶終于明白了醫囑的內容,開心地笑著,豎起大拇指點贊。


忙碌的凌晨時分,病區里來回穿梭著醫護人員的身影。汗水就像一場久久不能停下的細雨,不到一個小時,杜麗娜的全身便已濕透。汗珠滑過臉龐浸澀著她的眼睛,一股熱辣辣的疼痛蜇著她的眼瞼。長時間彎腰讓她頸椎病的癥狀嚴重起來。


大家一邊忙著手頭的既定工作,一邊還要應付時不時響起的呼叫器:護士,液體完了;護士,幫我燒點水;護士,我要解手……


杜麗娜把董爺爺放在最后一個護理,這也是她今天所有工作的完結。她依然想著那件特別的禮物。進入“紅區”后,杜麗娜把禮物“藏”在了治療車的最下面,現在她要抓緊去到33床,把這個禮物送給他。


一間病房的最里面床鋪,董爺爺呆呆地看著天花板,他整天一言不發,就這樣眼睜睜地躺著。董爺爺不僅患有新冠肺炎,還有好幾種情況復雜的基礎病。杜麗娜好幾次為董爺爺護理時,都發現他特別焦慮緊張,同病房的患者也反映說他睡眠很差。杜麗娜“盯”上董爺爺有一段時間了,在做了幾次心理疏導后,董爺爺稍微有了起色。為了多方向“攻堅”,杜麗娜還專門問了中藥房的李主任。李主任說,長期不說話會導致體氣淤積,而且癥狀會越來越重,從中藥來說,艾葉、細辛具有“芳香避穢、理氣化濁”的作用,如果用這些藥材制成中藥香囊,會有一定的作用。


在李主任的幫助下,還真找到了幾只中藥香囊。昨天回到營地時,杜麗娜又在那只中藥香囊外面縫了一個吉祥包,這是小時候跟奶奶學會的。奶奶說,吉祥包能夠給人帶來好運吉祥。杜麗娜想著今天一定要把吉祥好運帶給董爺爺,希望他的情況會有所改善。


杜麗娜先按照護理流程給他測量生命體征。前一秒還好好的,后一秒就情況突變:董爺爺的血壓竟突然下降,指脈氧也低了不少。杜麗娜心咚咚直跳,她趕緊跑出病房報告醫生劉立棟。


為贏得搶救時間,杜麗娜一邊向劉醫生報告董爺爺的病情,一邊推著急救車向病房飛奔。搭班護士王培已經在為董爺爺做心外按壓,看到杜麗娜返回了,王培抬頭說了一句:“情況不好,心律沒了。”


劉醫生迅速回應:“靜推腎上腺素,多巴胺加去甲腎上腺素泵入,急查血氣!”他一邊說著一邊調整呼吸機參數。杜麗娜趕緊打開急救車將藥物配置好為董爺爺迅速輸注。


在一番爭分奪秒的搶救后,董爺爺身上的各種儀器報警聲逐漸變少,心電監護儀顯示心率恢復到80多次,指脈氧升高到90以上,血壓基本恢復正常。看到這些“標準”數字出現以后,大家懸著的心才漸漸放下。


董爺爺搶救過來了,換班的時間也到了,戰友們陸續向著緩沖區走去,杜麗娜還久久站在董爺爺的床前。一番忙碌,杜麗娜的護目鏡起霧嚴重,只留有一道縫隙,透過面屏,杜麗娜看到董爺爺虛弱發黃的臉上似乎印著一道淚痕。杜麗娜捏起一張濕巾輕輕拭了拭,她把中藥香囊拿出來,輕輕壓在爺爺的枕頭下。


隨著各省醫療隊逐漸撤離武漢,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逐漸顯現出勝利的輪廓。但是,現在還不是過分樂觀的時候,地方的醫療隊分批撤離,軍隊醫療隊還要繼續堅守戰場。下一階段,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是全體醫護人員需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走出醫院大門的時候,已經早晨八點了,通勤車洗刷一新地停在路邊。杜麗娜上車前默默許了一個愿望,希望董爺爺醒來后,第一時間就能看到那個寓意吉祥的中藥香囊。


樹上有只不知名的鳥兒正莫名興奮地抖動翅膀,新的一天,它的眼中或許有了更加詩意的遠方。


責任編輯:廉穎婷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