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廣角>>軍史文化>>
在 路 上
發布時間:2020-04-01 16:41 星期三
來源:解放軍報


■林朝暉


“在路上!”這是肖和明的口頭禪。他說這話時,總是高昂著頭,聲音打胸腔里蹦出,透著一股丹田氣。


肖和明是我的戰友,國內名牌醫學院畢業,入伍到武警總隊醫院。那年,在總隊醫院招收的地方大學生中,他個頭偏矮,可每次隊列訓練,他的身子都像筆直的電線桿般挺立。


肖和明來自一個偏僻的農村,父母都是農民。肖和明學習成績在縣里出類拔萃,并以高分考入國內名牌醫學院。大學畢業之后,他原本可以留校當助教,但他選擇了部隊醫院。問他緣由,肖和明響亮地回答:“我喜歡軍營,我把軍旅當做人生的榮耀與財富!”


軍訓結束后,肖和明自告奮勇到總隊醫院傳染科工作。在傳染科,肖和明工作得心應手。他還是個文藝青年,喜歡舞文弄墨,他的詩歌總喜歡用三個字:“在路上!”在寫給未婚妻的一首詩里,肖和明激情飛揚地寫道:


我的理想在路上!


我的愛情在路上!


我的青春在路上!


肖和明不僅在詩歌中喜歡用“在路上”,講話的時候,“在路上”也時常掛在嘴邊。他的普通話帶有濃濃的閩南口音,粗獷且充滿激情,每當說到“在路上”的時候,目光總是飄向遙遠的地方,小眼睛里閃爍著如夢似幻的激情之光。肖和明的這副模樣,讓大伙覺得他有內涵,懂得玩深沉,干脆不叫他的本名,而是叫他“在路上”。


肖和明在傳染科工作的第三年,總隊醫院要派出六名醫護人員到北京參加抗擊非典的戰斗。為此,總隊醫院開了個動員大會。那天,會場的氣氛很嚴肅,甚至可以說有點兒壓抑。肖和明在這緊要關頭挺身而出,他果敢地站起身,把手高高舉起,昂首挺胸地說:“院長,我是共產黨員,并且是傳染科醫生,對傳染病有一定的研究,如果派我去抗擊非典,我一定不辱使命,完成任務!”


大伙的目光齊刷刷地聚焦到肖和明身上,他那高高舉起的手臂就像一面鮮艷的旗幟在會場飄揚,那一刻,原本壓抑的會場氣氛一下子變得熱烈起來。其他醫生也踴躍報名,很快,他們就開赴北京。


在抗擊非典期間,面對親朋好友的各種詢問,肖和明大多數的時候,只簡短響亮地回答:“在路上!”


凱旋歸來的慶功會上,每個參加抗擊非典的人員都要簡短地講幾句話。


輪到肖和明發言了,他清了清嗓子:“說心里話,我并不是什么英雄,剛接觸病人時,我內心惶恐不安,怕被傳染,工作一段時間之后,我才慢慢適應下來。現在勝利了,我高興之余,內心卻有隱隱的痛。因為我不聽從初戀女友的勸阻,執意要參加抗擊非典戰斗,女方認為我很偏執,名利思想太重,便和我分手了。”


肖和明的語調一下子低沉下來,眼里有淚光閃動。也就在那一刻,我們好像才讀懂了肖和明,覺得他特別真實。


后來,我轉業到地方工作,肖和明也轉業到市里的一家三甲醫院。這些年,我們之間常有聯系,肖和明的口頭禪依舊是:在路上!


那些年,肖和明事業順風順水,但在個人婚姻大事上卻一波三折。直到32歲,他才終于找到了心儀的另一半。


結婚儀式上,當司儀問肖和明最想說什么時,肖和明想了半天之后,用柔韌且富有彈性的聲調回答:“在路上!”參加婚宴的親朋好友一陣哄笑,我卻沒有笑,我覺得肖和明這句話意味深長,耐人尋味。


肖和明結婚兩年之后,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他的事業也一直在路上。因為年富力強、業務精通,他當上了傳染科主任。又過了兩年,國家放開二胎,政策剛公布,肖和明就給我打了個電話,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我已經在路上了。”


十個月之后,肖和明的妻子誕下了胖兒子,我這才恍然大悟他說的“在路上”的含義。那一刻,我覺得肖和明實在太可愛了!


2020年初,全國打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肖和明主動請纓,給組織寫了請戰書,要求參加援助湖北醫療隊,很快獲得上級的批準。


肖和明出發的那天夜晚,他的妻子和兒女為他送行。臨行前,肖和明代表醫護人員作了發言。肖和明的頭高高地昂起,聲情并茂地說:“根據上級安排,我們要去協助湖北當地的醫療機構救助病人,現在疫情還在上升期,我們內心有惶恐與不安,但戰勝困難的意志決不能動搖。”


說到這里,肖和明停頓了一下,目光輕輕地拂過送行的家屬,動情地說:“親人們,你們不要為我們擔心,我們永遠在路上,我們一定會凱旋而歸!”那一刻,親友團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許多家屬都哭了。


肖和明的妻子也一把鼻涕一把淚,她緊緊地拉著肖和明的手不愿松開。肖和明撓了撓頭,紅著臉說:“這么多人看著,多不好意思。”妻子哽咽道:“你要多保重!”肖和明重重地點了點頭。


懂事的女兒跑上前,給了父親一個深情的擁抱。愣頭愣腦的兒子問:“爸爸,你要去哪里?”肖和明知道兒子最愛聽怪獸的故事,便把兒子攬在懷里,輕聲說:“爸爸打怪獸去了。”


肖和明背起行囊,匆匆離去的那一刻,妻子哭著喊:“老公,我愛你!”女兒喊:“爸爸,你多保重!”兒子大聲叫:“爸爸,打完怪獸,早點回來!”


妻子和孩子的呼喚一下子穿透了肖和明的心,他悄悄地抹去眼角的淚水。登機后,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越過塔臺,他的目光落在了更遠處的萬家燈火。


責任編輯:廉穎婷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