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廣角>>政策解讀>>
聚焦主戰,如何打通聯合的“最后一公里”
發布時間:2016-05-27 12:45 星期五
來源:解放軍報

我們怎樣破繭重生

——“新體制、新職能、新使命”大討論實錄

問一問:聚焦主戰,如何打通聯合的“最后一公里”?

■本報記者 張磊峰

卷首語

建立戰區、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是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著眼實現中國夢強軍夢作出的戰略決策,標志著我軍聯合作戰體系構建邁出突破性、歷史性一步。

從“軍區”到“戰區”,一字之變蘊含著質的飛躍。進入“新體制時間”,既要解決原有矛盾,又要解決新的問題,挑戰考驗是全方位的。

風云再起,百舸爭流。一系列時代考題擺在了戰區官兵的面前:在思想觀念上,是否還停留在舊體制的視域下,按老套路想問題、辦事情?在對待利益上,是否只強調自己的“特殊理由”,放不下部門和個人利益?在能力素質上,是否能適應新體制新職能要求,登上改革強軍的“新航船”?在合編合力上,“身合”之后是否“心合”,“形聯”之后是否“神聯”……這一個個“?”就像新舊體制轉換中的一道道“坎”,邁不過去就會影響改革的推進和成效,再好的設計都只能是空中樓閣。這一個個“?”就像作戰態勢圖上的一道道“箭頭”,目標直指“主戰”,方式聚焦“聯合”。

回避問題,就有可能在未來戰場上埋下禍根;揪住問題不放,才能在未來戰場上多一份制勝的籌碼。討論的目的,在于解放思想、更新觀念、凝聚共識、推動實踐。對戰區而言,就是要找準“主戰”的定位,樹立“聯合”的理念,增強“謀戰”的能力,通過打破門戶之見、加速能力升級、形成機制保障,打通聯合的“最后一公里”。討論得越充分,越能提振主戰的信心;討論得越深入,越能提升主戰的本領;討論得越真切,越能立起主戰的樣子。

改革征途多艱險,改革關頭勇者勝。破舊立新難免會有陣痛,但這是一朝分娩的陣痛,是催生希望的陣痛。時刻牢記習主席訓令,時刻牢記肩負使命,戰區官兵正蹄疾步穩、義無反顧地向著時代考題沖刺,向著未來戰場沖鋒!

拆除“藩籬”,讓聯合緊些更緊些

新聞故事

5月的羊城,驕陽似火,熱浪襲人。在南部戰區機關組織的“新體制、新職能、新使命”大討論中,一件往事又被重新提起——

前不久,戰區政治工作部某處擬制一份政治工作方案計劃,將任務分配給從陸軍調入的干事龍旺維。“這份計劃的內容是與遂行海上任務有關的,還是交給海軍來的同志比較合適吧!”接到任務后,龍旺維當即向處領導提出建議。

“倘若戰區機關干部不能首先樹立聯合融合意識,又怎能擔負起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的使命要求?”處領導的反問,讓龍旺維恍然頓悟。他認真領會任務意圖,深入研究有關情況,經反復推敲,最終擬制出一份出色的方案計劃。

戰區聯合參謀部在討論中,大家同樣提到一個類似的故事:某局因為一項課題研究需要,擬從陸軍部隊調取一份數據資料,該任務交付給了一名從海軍調入的干部聯系辦理。“局里有位同志以前不就是這個單位的嗎?他關系熟絡,辦起來更順暢些!”這位干部推辭的理由貌似“充分”。

“因工作需要向軍種部隊調取數據資料,還需要熟絡嗎?”局領導頗為不解。果然,這位干部按正常程序辦理,非常順利地調取到所需的數據資料。

“戰區是一個聯合作戰指揮機關,可有的同志一接到任務,怎么還會習慣性地產生‘誰家孩子誰抱走’的想法?”大家圍繞這兩個典型事例析根源、談感想:“少數同志之所以遇事找‘對口’,根本原因在于他們‘身子’進了戰區,‘腦子’卻仍停留在軍種,沒有真正樹立起聯合融合的意識!”

戰區機關干部來自不同軍種,要想真正聯到一起、融成一團,首先必須拆除頭腦中的軍種“藩籬”。戰區黨委趁熱打鐵,結合討論開展“合心合力”教育,圍繞“我是誰”“戰區是什么”“我該怎么做”等問題組織思想交鋒,引導大家自覺打破軍種門戶之見,盡快融入戰區角色,切實以“一盤棋”格局、“一家人”情感投入到新的事業中去。

主人公說

龍旺維:接到擬制方案計劃的任務后,我之所以建議交給海軍來的干事,并非惰性使然,而是覺得他情況熟,做出來的方案或許更專業一些。回過頭想想,出發點雖是好的,卻暴露出自己聯合意識不強的問題。

戰區是聯合作戰指揮機關,人人都要面對各個軍種,人人都要具備聯合素質。如果大家只盯著軍種的“一畝三分地”,戰區機關就會停留在“淺聯”層次,就難以實施高水平的聯合指揮。

縮短磨合期,既靠“磨”又靠“合”。對戰區機關干部來說,要走出軍種身份,融入戰區角色,磨削掉的是遠離主戰的和平積習、無關聯合的局部思維,合進去的則是軍種傳統、軍種特色、軍種經驗和軍種能力,可謂“磨合之中見素質、磨合之中有境界”。

記者觀察

改革“突破”需要觀念“突圍”。舊船票登不上新客船,舊觀念帶動不了新發展。思維走不出“小圈圈”,何談工作的深度聯合融合?

戰區機關是聯合作戰指揮機關,不是簡單的軍種“合署辦公”機構。走出軍種、融入戰區的理念既要內化于心,更要外化于行,為推動聯合作戰指揮體制順暢運轉提供思想動力。因此,每名戰區干部都要著眼戰區新體制、新職能、新使命要求,盡早培塑與之相適應的思維理念,才能真正將自己打磨成為高素質聯合作戰指揮人才。

比告別舊我更難的,是塑造新我。既要有破繭重生的勇氣,還要有忍受陣痛的毅力,這是走上戰區崗位必須完成的蛻變。

(本報特約記者 曾政雄、高毅采寫)

提升“功力”,離主戰近些更近些

新聞故事

戰區成立后,許多干部都曾遭遇履新“攔路虎”,西部戰區政治工作部干事劉向就是其中之一。

近日,戰區黨委機關組織“新體制、新職能、新使命”大討論,劉向開場就把“槍口”對準自己。履新之初,劉向自我分析,憑借多年基層任職經歷,以及在各級機關的摔打磨煉,勝任戰區崗位應該不成問題……

與劉向一樣,記者從干部部門獲悉,戰區首批選調的干部均具備一定聯合作戰素養,軍種比例基本滿足職能任務需要。

然而,就在劉向他們信心滿滿之時,一次次意外受挫卻讓大家冷靜下來。例如,戰區組建后的首次能力素質摸底考核,劉向就暴露出對空中態勢圖、火箭軍兵力使用原則等知識相對匱乏的短板;而面對一體化指揮平臺操作考核等課目,他也明顯感到與其他參謀人員相比存在差距……

第一次置身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面對滿屏的全新要素,一個聲音在劉向心底重重地叩問:走進戰區,我離主戰還有多遠?

前不久,戰區組織直屬單位干部選拔考核。劉向作為監考成員之一,再次目睹了令人尷尬的一幕。一名擁有法學碩士學位的干部,不僅任職經歷豐富,而且研究成果頗豐。沒想到兩天考核下來,這名原以為穩操勝券的應考者連呼“步步驚心”。

原因何在?劉向告訴記者,雖然參考人員都是各單位推薦的優秀人才,但此次考核內容不僅有各專業前沿知識,還包括信息化理論和聯合作戰知識。幾場角逐下來,大家紛紛感到:戰爭并不遙遠,打贏任重道遠。盡快適應新體制來不得半點虛假,履行新職能更摻不得半點水分。

主人公說

劉向:履新之初,遭遇的一次次“本領恐慌”和“崗位危機”時刻都在警示我們:未來信息化戰場是聯合作戰條件下的體系作戰,適應聯合作戰體系就絕不能當“南郭先生”,濫竽充數不僅會誤了“卿卿性命”,甚至還會危及國家安全。

戰區的舞臺搭起來了,大戲怎樣才能唱出彩;龍頭舞起來了,龍身應該如何擺?面對新職能、新使命對能力素質的新要求,既需要每個人都有“當先鋒、打頭陣”的主人翁意識,又要有“假如明天派我上戰場”的憂患意識。只有人人都成為體系作戰中的關鍵鏈條,戰區主戰的使命任務才不會成為“水中月”“鏡中花”。

從這個角度看來,今天遭遇的“絆腳石”,正是明天通往勝戰征途上的“墊腳石”!

記者觀察

誰在人才培養上落后一小步,誰就距離戰場失敗近了一大步。

本領不換代,早晚被替代。只有不斷自我加壓、自我提升、自我革命,把標準立起來,把精神提起來,把作風緊起來,才能在戰區站得穩、立得住、干得好。當然,“功力”的涅槃提升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間,需要通過學習、實踐、總結,不斷長本領、強素質,努力做到能參善謀、勝任本職。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戰爭形態正加速演變。如果嘴上說的是明天的戰爭,實際上謀的是昨天的戰爭,就會成為蘇聯話劇《前線》中那個固步自封的戈爾洛夫。面對“兩個能力不夠”“兩個差距很大”等客觀現實,第一代“戰區人”夙興夜寐、不敢懈怠。

(本報特約記者 龍紹華、楊曉波采寫)

打通“經脈”,使運轉順些更順些

新聞故事

“真沒想到,一份文件竟能簡化軍種之間互相協調的繁雜過程!”5月23日清晨,北部戰區聯合參謀部某處處長徐成城手握一份戰區首長剛剛簽發的文件,興沖沖地走進辦公室。文件不僅明確了他對口負責的戰區陸軍軍種業務,戰區海軍、空軍、火箭軍等其他軍種在此項任務中的具體業務部署也躍然紙上。

“一份文件統住各軍種相關業務口工作,得益于《北部戰區機關公文處理暫行規定》的制訂出臺!”徐成城介紹說,戰區成立后,由于機關人員來自不同軍種單位,業務特點、工作流程各不相同,許多同志在承辦軍種對口業務時,仍習慣沿用“各自為戰”的老套路、舊標準,導致一些本應諸軍種聯合開展的工作被人為地割裂開來。

前不久,戰區計劃對戰區陸軍、海軍、空軍聯合戰備值班進行一次規范。沒承想,各軍種卻分別起草了不同版本的方案。

“一項工作竟然出現多份方案,如何確保各軍種間聯合戰備值班的無縫對接?”交班會上,戰區首長的質問引起全體機關干部反思:新體制的“四梁八柱”已經搭建起來,配套機制必須及時跟上,否則就會陷入“穿新鞋走老路”的窘境。

事后,戰區機關專門研究出臺了《北部戰區機關公文處理暫行規定》,對機關值班交班、請示報告、文電辦理等書面材料格式進行統一規范;要求機關深入開展聯合辦公,對涉及各個軍種的同一項工作,由各自相關業務單位聯合研究制訂措施辦法,形成一份文件指導落實;對涉及多個軍種業務單位的文件、方案等實行傳閱、聯簽等制度,確保各軍種業務單位開展工作時能夠緊密銜接。

主人公說

徐成城:機制圍繞體制轉,機制建設跟不上或錯位了,必然影響體制改革成效,甚至可能打亂仗。

截至目前,戰區機關已將數十項工作的辦文規范列入《北部戰區機關公文處理暫行規定》,橫向涵蓋氣象水文、聯合訓練、國防動員、戰備工作等領域,縱向包括表彰獎勵、干部管理、選人用人等方面,有力地推動了各軍種業務單位聯合辦公形成常態。

一份機關公文處理暫行規定的出臺,給我帶來的觸動絕不僅僅是優化了辦公辦文程序,它啟示我們:面對戰區的新體制新職能,要緊密結合自身職能任務和工作實際,抓緊建立健全工作決策論證、部署實施、督導調控、檢查評估等方面的運行機制,從而推動戰區機關在新體制下更加高效順暢地運轉。

記者觀察

對一支軍隊來說,體制是“形”,文化是“神”,機制則是“經脈”。只有機制建立起來了,才能真正實現形和神、標與本、表及里的深層轉型。

當前,正是新體制運行“磨合期”。原先的閉合運行機制被打破了,必定會遇到許多新情況新問題。比如,領導和指揮關系變了,上下能否無縫對接避免“擰麻花”;新的“高速公路”建起來了,新的“交規”是否及時出臺;一些單位“灶臺”換了,“柴米油鹽”能否保障到位……

有好的發動機,沒有好的潤滑油,機器的運轉難以順暢。只有不斷研究新情況、正視新矛盾、解決新問題,改革創新的探索之路才能越走越寬,越走越穩。

(本報記者 劉建偉、牛輝 通訊員 李大鵬采寫)

后記

一位哲人曾說:“視域越小、顧慮越多,腳下的道路就會越來越窄;眼界越寬、羈絆越少,發展的道路就會越來越通達。”

一位戰區領導說:“戰區主戰,百業待興。坐不住、慢不得、等不起!”

一位基層士兵說:“能夠親歷這場歷史性的改革,是幸運,更是幸福!”

三段表述各異,但放在改革強軍的時代背景下來審視,竟能體味出一種相同的心境和情懷。

當年,清政府斥巨資購建鎮遠、濟遠、經遠、靖遠等9艘“遠”字號軍艦,在東方世界雄極一時,甲午一戰卻幾乎全軍覆沒。戰略上守成、理論上守舊、建設上守攤,那一艘艘先進的戰艦,早被植入僵死的靈魂。相反,日本則邁出了“求知識于世界”的步伐,決心通過全方位變革向強者看齊。血的教訓警示我們:與時悖行,豈能致遠;不變則退,僵化必敗。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何以致遠?!”這一跨越滄海桑田的歷史叩問,無時無刻不在撞擊著共和國軍人的靈魂深處。

目前,改革強軍已進入“新體制時間”,不少官兵正處于揮別昨日的艱難轉身、超越自我的艱難轉型中。開弓沒有回頭箭,置身改革的風口浪尖,必須奮楫中流、勇毅前行,讓“思想的閃電”照亮前行的方向,用新的理念、新的視野、新的方法、新的標準抓戰備搞建設,確保緊緊跟上改革強軍的鏗鏘步伐。

邦境雖安,忘戰必危。時刻準備著,只等祖國一聲召喚!

責任編輯:劉艷
相關新聞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坏